美版“疯狂的石头”,获奖无数的《原钻》!

红颜秀影

发布时间:01-0217:54

曾经在某个论坛上有这样一个问题:什么类型的电影,最能代表美国电影?

人性文艺片,有北欧电影为代表,浪漫与现实、梦幻与真相共存的法国电影,总能将爱情讲述到极致,漫威创造的漫画高光质感的超级英雄宇宙,虽然美国独此一家,但是总是缺少了一些电影的艺术感,过多的追求技术和商业价值。

而说起黑帮电影,自然会提到影史第一的《教父》,但是,似乎那些既优雅又嚣张的意大利口音,才是黑帮鼻祖和正统,而黑帮电影,只是一点点接近能代表美国电影的本质。

而红颜秀影认为,能代表美国电影更准确的类型则是:黑色幽默题材。

黑色是犯罪、是荒野、是西部、是剧情,在错综复杂的剧情里总掺杂了一些见不得人的肮脏黑暗

如果只是黑色的剧情那么这部电影就稍显严肃和压抑,以荒诞、幽默出名的美国电影里总是不乏一点幽默,而这一点幽默,是生活和我们开的玩笑,是经历挫败后的习惯和无奈。

就好像《绝命毒师》中,老白生气时扔上屋顶的比萨,荒诞、可笑,其实底色又是无奈和即使尽力也无法改写命运的无力感。

这样的美国电影代表应该是科恩兄弟导演的系列电影,比如《阅后即焚》的荒诞、黑色与蠢;或是《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民谣》的黑色寓言,足够荒诞且意味隽永。

但是,科恩兄弟的电影似乎总是在遥远的西部德州,或者茫茫大雪一片的明尼苏达,虽然幽默、荒诞、剧情和寓意都很足够,却总是缺乏了一点现代化气息。

而新生代里,倒是有两位电影兄弟本萨夫迪和约书亚萨夫迪拍的几部新片,颇有一种摩登现代的纽约科恩兄弟的感觉,霓虹的调色、迷幻的电音,午夜狂奔的纽约街头,这样的外表却是个荒诞的犯罪故事,是不是有一种“现代科恩兄弟”的感觉?

2019年末,萨夫迪兄弟的新电影《原钻》上映了,由好莱坞最出名的喜剧明星亚当·桑德勒扮演,故事讲述了一个因为获得“原钻”的钻石店老板在篮球、赌博、拍卖、犯罪、出轨中交错出的复杂、燥热又荒诞的故事。

目前该片在IMDB上获得了8.1分,同时获得了美国共计28项提名和奖项。

《原钻》中的钻石店老板Howard Ratner,嗜赌成瘾,债台高筑,婚姻岌岌可危,还有一个对他不忠诚的女友,当他买了一批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稀有的未切割埃塞俄比亚蛋白石,他觉得自己的霉运会就此终结。

是不是感觉和2006年的《疯狂的石头》有些相似,一个是价值连城的翡翠,一个是埃塞俄比亚蛋白石,引发了一连串的事件和形形色色的人物。

而整部《原钻》的情节都围绕着这个叫霍华德的钻石店老板展开,基本上可以说是“霍华德的作死之旅”,他应付着追债打手的各方势力,还要多方推销自己钻石店里的手表、钻石。

他将原钻借给超级球星一晚上,下一秒就把作为交换的球星戒指典当出去,去参加女儿的汇报演出,还要在汇报演出的后台跑来跑去,躲避前来追债的打手,顺便卖掉两块假的劳力士手表,前脚在盆栽哥的演唱会上抓包女友出轨,后脚却在参加了家庭聚会中,向妻子下定决心不会再和小三女友联系,最后又把一包现金从窗外递给小三女友让她去拉斯维加斯豪赌。

总之,这个钻石店老板戴着一副茶色眼睛,双手总是不停歇的打电话、发短信,快步走路,大喊大叫,配上Howard沙哑撕裂的嗓音,看得人焦躁不安。

而影片中的大部分对话又是互相重叠的,多位角色经常同时开始说话,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你不听我的,我也不听你的,让观众们仿佛旁观一场激情的双方争吵,不知所措、燥热不安。

就连稍微停顿的“真情时刻”里,他真情切意的和妻子说:“我离开她了,她就是个垃圾。”妻子冷酷不屑地回答是:“你真是我见过最讨厌的人。”

这个可以说是“完全作死”的角色,是非常典型的,他一点也不可爱,总是满口fuck、匆匆忙忙的工作或者在路上,坚守己见,不会在乎别人的建议、诱惑和解释。

比如黑人小哥生气时将颜料倒进鱼缸里,他会紧张的捞起鱼缸里的金鱼;他热爱篮球,将自己赚来的17万美金豪赌在NBA总决赛上,疯狂的将追债人关进透明房间里和自己一起大吼大叫着完整场比赛;他愿意因为一个视频里的可能性,而花上三个月去埃塞俄比亚找到那颗美妙的原钻。

这是个互相对立的夸张人物,一方面,他狂躁吵闹,有他的地方,就有麻烦,解决麻烦,他会制造出的新麻烦,这成了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,另一方面,他那种相信自己的、执着到底的赌徒精神,又让人钦佩。

这个夸张的双面人物,倒揭示出了人性中的原始之初,对欲望永无止境的追求,而这颗围绕着整个故事,Howard Ratner坚信的可以改变命运的那颗原始,又是他性格内在的物化象征。

故事一开始,镜头从外围深入进钻石内部的五彩斑斓、光亮摄人,而与整个镜头相交的是他的胃镜测试,随着医生的镜头深入,我们看见他血淋淋蠕动着的胃部内在,结尾处又与开头相呼应,那枚突如其来的子弹穿过他的体内,重现了钻石的斑斓,钻石五彩斑斓的摄人内在和对欲望追求的人性交织在一起,是人类最深处无法克服的对欲望的追求和执着。

Howard Ratner执着于典当、交换、换钱,再用钱去豪赌,或许,他真正享受的不是赌赢之后获得的巨额奖金,而是直视自己的欲望和下了赌注后未知的可能性,人生的真谛是什么?就是明知这是精心策划的骗局,或者结尾早已注定,可你还是愿意参与豪赌一把。

而《原钻》的中文译名也是非常的有意思:原钻就好像原罪,这一切都是一颗地球的原始造物引发出的故事,而Howard Ratner看似对金钱、篮球、典当、赌博、胜负赔率、劳力士手表、对女友的占有欲这些物质或者人类定义的情感所狂热,而这些都是人的原罪:对未知和欲望的无限追随所造就的!

而《原钻》更典型的是其影像的风格,光怪陆离的霓虹灯与俯视长镜头下,人来人往,熙熙攘攘的美国街头,包括盆栽哥演唱会上的紫色灯光、小女友最后去往的灯光闪烁的拉斯维加斯赌场、闪耀着真钻、假钻的钻石店.......这些都是萨夫迪兄弟坚持的迷幻霓虹的电音风格。

更精彩的是,在《好时光》那种午夜狂奔的迷幻抽离感中,《原钻》还加入了黑色犯罪和人性本质的严肃内涵,就使得整部电影显得更为成熟,充满脏话、暴力又不乏斗志和反叛的可能,角色絮絮叨叨、状态癫狂却又有一种难能可贵的执着精神,观此片,大家可要注意后遗症:可能会引发工作狂、话痨、耳鸣和头痛等“副作用”!

返回顶部